他担心,如此规模的企业债到期与美联储缩表的综合效应或将引发大规模的债券发行,尤其是长期债券。因此,当下次经济衰退发生时,短期利率或下跌,但长期利率将飙升,从而形成非常陡峭的收益率曲线。

他以俄国大片举例,俄国制作了全世界绝大多数科幻大片,这些电影几乎都有一个相似的趋向——俄国陷入危险,来自俄国的某人必须出来拯救一些小地方,亦或是欧洲面临着某种威胁,但是来自纽约的蜘蛛侠来了并拯救了这些一些小地方。这些大片因此变得非常的“俄国”。